度故小说网首页 > 电子书

或单字

发布时间 2020-02-22 05:56:03
阅读数: 5
本文标签:

是因为他是我父亲的父亲,

用自己最真实的情感疼一爱一过两代人的一位老人,

祖父离开人间时;

他去的时候;

没能前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。

乡下人把祖父不叫祖父。叫爷爷;按照正常的叫法。或单字,我之所以叫祖父;曾经用自己的一生血汗养活过两代人,我们敬重他,在我六岁的时候。我的祖母就于世长辞了,我年已三十,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我肚子里怀着我的第三个女儿。因为是计划外生育。怕引起众人的。

我姑一妈一一个女儿,

在我们的生活中。

至今我还深感愧疚,悔恨不已!我的爷爷和一奶一一奶一,在我的人生当中;闪现着永不磨灭的光芒。祖父只有我父亲一个儿子。听人家说他还生过一个女儿。好像是我祖母在月子里迷血。把孩子放在胸口不小心捂。

全国正处于水生火热,

这个家里最亲的亲戚就是姑一妈一――一个终生没生过子女的女人,祖父出生的年代新中国刚刚成立,翻天覆地的生产运动。文革运动,当时还残留部分国民军队。祖父被国民一党一抓去当过国民军,他是偷着跑回来的,他有四个哥哥,本来祖父没念过一。

他是最小的一个。五个姐姐,祖祖父母就双亡了。生下没几岁,靠哥哥姐姐拉扯大的,而后他到部队的三年里。兼于他的勤奋好学!认识了好。

也学到了很多知识;就在生产队上当了队长,从部队回来之后。祖父任职期间,他召集群众整日开会学习。学习。

给老百姓讲述科学种田,

农业学大寨,

在那个没文化吃不饱肚子的年代里,最终还是被搁了职?过上了平庸,谁还会愿听他滔一滔一不一绝的讲述政论,正常人家的。

父亲生了我们姐弟五个,

祖母去世之后。只剩下祖父一个人戚戚单单的生活,当年祖父四十九岁。正是家中健壮的劳力;家境十分拮据,祖父看过农场,蹲过渠系放过羊,父亲肩挑一起一家八口人的。

当过媒婆,

在红崖山水库修建的时候,

挖过渠。步行来到场地。祖父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。一住就是几个月,也是除父母外。最疼一爱一我的亲人,他把好吃的东西自己。

省下来让我吃,每天送我上学,偷偷给我零花钱,鼓励我上进,给我讲做人的道理;开发我的智力。好像我就是他唯一的。

在我八岁上学,到二十岁高中毕业,就一直跟他住在一起,他是我们家唯一有文化的人,我的文学天赋就是受了他的熏陶和传播;他是一个值得我敬仰的老人;我该出嫁了。记得二十二岁那年。

祖父拉着我的手;

双眼含泪,意味声长的说:"孩子。以后你就是大人了,到婆家就得吃苦耐劳,勤俭节约,孝敬公公婆婆。好好的生活・・・・・・"说的我眼泪婆娑。止不住的悲痛和凄楚!我不舍。不舍我的爷爷。不舍我的父母。不舍养育了我二十几年的家。不舍我的弟弟。

可我是女儿,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;时光过得真快,是要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的。一晃又几十年过去了。我也到了不惑之年,可我的心却始终停留在过去那些艰苦岁。

祖父的身影总是不时的浮现在我的眼前。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好像我一生中的欠缺太多,失意太多。我为自己未能在他的晚年孝敬而悔恨!遗憾太多,未能给他亲手做一件新衣服而。

未能给他买更多好吃的东西而悲哀・・・・・・太多太多的对不起?

烧点纸钱罢了・・・・・・我的爷爷,

太多太多的无奈,悲伤和缺憾,现在生活如此富裕美好!可我那孤独的爷爷却看不到,享受不到人间的一丝温暖;任那些羊群在坟冢上肆意践踏;就这样孤零零的躺在荒郊野外。让那些麻雀冒然蹲在坟头的蒿草上叽叽咕咕。只能在逢年过节的时候给他点一。

年前父亲来过了。

我再次深深把你怀念,眼看着父亲老了;更像爷爷当年,进城的时候,我一妈一让父亲给我带了些馍馍,还带了一只家中自养的土鸡。让我在城里安心过年,父亲走了;我无语凝噎。我该如何孝敬我的父母呢?又一次让我想起我的祖父――那些远逝的流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