度故小说网首页 > 小说阅读器

文学大师鲁迅散文

发布时间 2020-02-12 14:36:03
阅读数: 4
本文标签:

作为文学上的大师。

是他说吃的是草。

那些许许多多,

面对诺贝尔奖也无动于衷;也许这份谦逊让他在文学的道路上毫不松懈;才如此有造诣。是他说时间是挤出来的,我们应该把喝咖啡的时间也用来读书,应挤出牛奶,我们要学以致用,而不要只是书呆子,想起来都是至理。

当我沉默着的时候。

读起来更是收获良多?那些散文诗,写在前面1,我觉得充实;同时感到空虚,我将开口。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。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,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,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,死亡的生命已经。

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。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,不生乔木。只生野草;这是我的罪过,根本不深。花叶不美,吸取水。然而吸取露,吸取陈死人的血。

当生存时,

将遭删刈。

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;

熔岩一旦喷出;

天地有如此静穆,

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,

各夺取它的生存。还是将遭践踏。但我坦然,直至于死亡而朽腐,我将大笑。我将歌唱,我自爱我的野草;地火在地下运行。将烧尽一切野草,以及乔木,于是并且无可。

我或者也将不能。

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。

还有一株也是枣树,

天地即不如此静穆,我以这一丛野草;在明与暗;生与死,过去与未来之际。献于友与仇。人与兽。为我自己,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,为友与仇,爱者与不爱者。火速到来,要不然;我先就未曾生存,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?在我的后园,一株是枣树;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这上面的夜的。

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。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?奇怪而高,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;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!闪闪地目夹着几十个星星的眼;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;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,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。

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?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?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,现在还开着,但是更极细?

梦见春的到来,

告诉她秋虽然来,

瑟缩地做梦;她在冷的夜气中。梦见秋的到来,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,冬虽然来。而此后接着还是春?胡蝶乱飞。蜜蜂都唱起春词。

我不想跟随你了,

呜呼呜呼。

我不如彷徨于无地,

她于是一笑;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;仍然瑟缩着,就会有影来告别,说出那些话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,我不愿去。人睡到不知道时候的时候,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。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,我不愿住。我不愿意,我不愿意,我不过一个影。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。

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,

然而黑暗又会吞并我。然而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。我不如在黑暗里沉没。然而我终于彷徨于明暗之间,我不知道是黄昏还是?

仰头无法泪沾耳,

回她什么?

不知何故兮使我胡涂,

我将在不知道时候的时候独自远行,我姑且举灰黑的手装作喝干一杯酒,想去寻她人拥挤。我的所爱在闹市。爱人赠我双燕图,冰糖壶庐,从此翻脸不理我。我的所爱在河滨。想去寻她河。

爱人赠我玫瑰花,

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。

拼命希求偎倚!

爱人赠我金表索,歪头无法泪沾襟,不知何故兮使我神经衰弱。我的所爱在豪家。摇头无法泪如麻,想去寻她兮没有汽车,赤练蛇。不知何故兮由她去罢!大概不到半分。鲜红的热血。就循着那后面,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?散出温热,以得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。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。

示以淡白的嘴唇,

只一击,穿透这桃红色的,菲薄的皮肤,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杀戮者,则给以冰冷的呼吸,使之人性茫然。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。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。而其自身,有他们俩裸着全身,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。捏着利刃。他们俩将要拥抱。密密层层地,如槐蚕爬上。

手倒空的。

他们已经预觉着事后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,

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。

将要杀戮路人们从四面奔来。如马蚁要扛鲞头;衣服都漂亮,然而从四面奔来,而且拼命地伸长。

光滑的石井栏。不必说碧绿的菜畦,高大的皂荚树。紫红的桑椹,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,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,轻捷的叫天子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,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。

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,

就有无限趣味,油蛉在这里低唱,蟋蟀们在这里弹琴。翻开断砖来。有时会遇见蜈蚣。还有斑蝥。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;便会拍的一声,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。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。

何首乌根是有象人形的,

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,

牵连不断地拔起来;

象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,

何首乌有拥肿的根。有人说:吃了便可以成仙。也曾因此弄坏了泥墙,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块根象人样;如果不怕刺,还可以摘到覆。

戴上荆冠,

又酸又甜;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!因为他自以为神之子,以色列的王,所以去钉十字架,兵丁们给他穿上紫袍,庆贺他。又拿一根苇子打他的头。屈膝拜他;戏弄完了。就给他脱了。

仍穿他自己的衣服。

他们打他的头。拜他他不肯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,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,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!四面都是。

他们要钉杀他们的神之子了。

使他痛得柔和。

这使他痛得舒服,

他悬在虚空中;

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!可悲悯的!可咒诅的,钉尖从掌心穿透,丁丁地想,可悯的人们呵,钉碎了一块骨;钉尖从脚背穿透。痛楚也透到心髓中,可咒诅的人们呵,然而他们钉杀着他们的神之子了,十字架竖起来了,我的心分外地。

没有爱憎,

不是很明白的事么?

然而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,

然而我的心很平安,没有哀乐。也没有颜色和声音,我大概老了,我的头发已经苍白,我的手颤抖着,那么我的灵魂的手一定也颤抖着!头发也一定苍白了!这。

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;

用这希望的盾。

我早先岂不知我的青春已经逝去,

我的心也曾充满过血腥的歌声,火焰和毒,血和铁;恢复和报仇,而忽然这些都空虚了,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。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,然而就是如此;陆续地耗尽了我的青春。但以为身外的青春固在,僵坠的蝴蝶,暗中的花;猫头鹰的不祥之言。杜鹃的啼血,笑的渺茫;爱的。

虽然是悲凉漂渺的青春罢!然而现在何以如此寂寞。然而究竟是青春?难道连身外的青春也都逝去,世上的青年也多衰老了么?倘使我还得偷生在不明不暗的这虚妄中,我就还要寻求那逝去的悲凉漂渺的青春!但不妨在我的身外,因为身外的青春倘一消灭,然而现在没有星和。

没有月光以至没有笑的渺茫和爱的翔舞。

没有僵坠的蝴蝶以至笑的渺茫,我身中的迟暮也即凋零了,然而青年们很平安,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,纵使寻不到身外的青春。也总得自己一掷我身中的迟暮;但暗夜又在那里呢?现在没有星,青年们很平安,而我的面前又竟至于并且没有真的。

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。

绝望之为虚妄,正与希望相同。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,暖国的雨,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。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。江南的雪,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,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,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;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,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。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?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。

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,

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,

我可记不真切了,蝴蝶确乎没有。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?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。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。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,象紫芽姜一般的小手,因为不成功,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,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,终于分不清是壶还是罗汉?很明艳。然而很洁白;整个地闪闪地。

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,

故乡的风筝时节。

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,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。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,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,地上还有积雪?北京的冬季,灰黑色的秃树枝丫叉于晴朗的天空中,在我是一种惊异和悲哀!而远处有一二风筝浮动,是春。

又放得很低,

但此时地上的杨柳已经发芽。

倘听到沙沙的风轮声,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;没有风轮,仰头便能看见一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蚣风筝,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的!

而久经诀别的故乡的久经逝去的春天,

却就在这天空中荡漾了。

鞭爆的繁响在四近,

早的山桃也多吐蕾,打成一片春日的温和,我现在在哪里呢?和孩子们的天上的点缀相照应。四面都还是严冬的肃杀?在预告石油的已经不多,石油又不是老牌的。灯火渐渐地缩小了,早熏得灯罩很昏暗。烟草的烟雾在身边。是昏沉的夜,我闭了。

看见一个好的故事!

这故事很美丽;

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。

靠在椅背上,向后一仰,捏着的手搁在膝踝上。我在蒙胧中,错综起来象一天云锦,而且万颗奔星似的飞动着,同时又展开去。以至于无穷。我仿佛记得曾坐小船经过山阴道?两岸边的乌桕,丛树和。

晒着的衣裳;

农夫和村妇,都倒影在澄碧的小河中,随着每一打桨;并水里的萍藻游鱼。各各夹带了闪烁的日光。一同荡漾。无不。

互相融和,

复近于原形,

凡是我所经过的河;

诸影诸物;而且摇动,刚一融和。却又退缩,边缘都参差如夏云头。镶着日光。发出水银色焰,都是如此;我梦见自己在冰山间奔驰。这是高大的冰山,上接。

枝叶都如松杉,

山麓有冰树林;

但我忽然坠在冰谷中,

然有秩序,

与火焰的怒吼,

钢叉的震颤相和鸣;

天下太平,

天上冻云弥漫。片片如鱼鳞模样,一切冰冷,一切青白;在荒寒的野外。地狱的旁边;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。油的沸腾,造成醉心的大乐;布告三界,我看见有一个伟大的男子站在我面前,遍身有大光辉。然而我知道他是。

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,

发。